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世纪商人

诚信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日志

 
 

祝申诉案件复查委员会早日成立,且是一个独立机构,不受任何干预  

2017-04-03 07:00:4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聂案》与何家弘教授商榷

破企老者2017-03-27 10:46

就《聂案》与何家弘教授商榷

破企老者   联系方式:微信号wang18931912121     2017/3/27

尊敬的何家弘教授,本老者是社会底层民众,很尊重先生,先生的大作每有发表,都会争相阅读,获益匪浅。

最近,先生的新文《聂树斌案或可促生新机构》,学习后,有了一些不同看法,想与先生交流商榷一下。

一,先赔偿,还是先追责?

先生文,把赔偿放在“首先”,把追责放在“其次”。本老者认为,是本末倒置。试想,聂树斌案的部分主要责任者,就在河北高院,而且担负了相当高级的职务,他们首先是违法,是犯罪。在河北高院鱼龙混杂、是非不清的前提下,如果由“责任者”主持了“赔偿”工作,会是一番什么景象?

当年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借用方成先生一幅漫画里虚构的场景:蒙受屈辱的秦香莲向包拯告状,包拯在状子上大笔一挥---“请陈世美同志查处”!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如今,真就换了个马甲,变成了“请陈世美同志”主理赔偿“!真乃诸葛亮再世,料事如神!

二,追责的运作方式

先生文,对追责做了分类处理,但读来感觉不清晰。特别是“故意为之”一词,与《再审判决书》遥相呼应,在“故意”的掩护下,无责可追了。

本老者认为,聂树斌案20余年,是当今社会最大的毒瘤,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社会风气不会改观。什么是“故意”?怎样分辨“故意”?成了法学难题。本老者认为,在其位不谋其政,就是“故意”!难道我们还不如慈禧?

三,关于“安抚问题”

何教授有一个新颖提法“安抚问题”,读来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们知道,所谓“聂树斌案”是“康菊花被害案”演变过来的社会俗称,用得多了,也就喧宾夺主了。“聂树斌”从嫌疑人演变成“罪犯”再演变成“无罪”,请问,“康菊花被害案”消失了吗?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法律的任务是惩罚罪犯,保护人民。撤销一、二审判决书,不等于撤销了“康菊花被害案”,“安抚问题”是先生的认识误区,决不能允许用”莫须无“的方式撤销案件。况且,公权力欺骗了康家21年,仅仅一个”安抚“了得?不知先生以为然否?

先生的文章影响巨大,如果任“安抚“流传,就会造成全社会的认识误区,所以,不可以不商榷。

四,关于“再审的真正原因“

同意先生的看法,但先生文措辞委婉,力度不够。比如,先生使用“情何以堪“、“用心良苦“,人民可以看出,先生欲言又止的苦衷。法律学者,当安身立命,不为”公权力“所动

甩开王书金,就意味着”立案再审“没有依据”,是非法行为!旗帜鲜明,人杰也!

五,关于“听证会”

“听证会”一词,可能是借鉴民法而来,在刑法及刑诉法中,没有。先生是法律学者,理当清楚。所以,要首先”修法“,这是一。

再者,“山东高院听证会”的“无法无据实践”,暴露了很多问题。何人听?何人证?何人出证?证了有何用?都是疑点。必须合理合法地界定清楚。黑箱操作,终为人民所耻

六,关于“公平、公正、公开”

先生文中,使用了“公平、公正、公开“,令人惊异!为什么把”公开“放在最后?

本老者认为,只有公开,才能保证公平、公正。公开是前提,是基础。聂树斌案的申诉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假如没有杨金柱、陈光武律师公开“案卷材料“,人民就无从看到真相也看不出《聂案再审判决书》暴露的种种问题。也就“化作青烟,随风而去”,不会再有今天的“后事”。

以上,是商榷的内容

下面,请教先生一个法律问题,在聂树斌案中聂家人是用“康家人的判决书”申诉的,这就产生一个问题:按法律规定,应该是当事人的判决书?还是被害人的判决书?还是都可以?如果都可以,还会“衍生”出奇特的“怪现状”!(另行文述及)(衍生yan sheng

由于启动赔偿程序,使得判决书有了“有价证劵“的性质,而且价值不菲,那么,当事人家属和被害人家属如何确立自己的份额?是一个势在必争的问题,也是”后事“之中的焦点。

这个问题,沉思良久,无以化解。望先生释惑

先生德高望重,以身作则。在《聂树斌案听证会》前夕,就著文说明自己发表过对聂案的意见,不够“听证人员“的资格。而另一位“法学家”,同样发表过聂案看法,为了沽名钓誉(用某种不正当的手段捞取名誉),混成了“听证人员”,两相比较,高下立现。

本人是“巫医乐师百工”之一,年逾古稀,因退休后酷爱学习法律,聚在网络上发言,所言皆是心声。也许因一知半解,误读了先生文,先生雅量,自不会计较如有言语不周之处,望先生拨冗指点。喜不自胜。

余不一一。

附件:

聂树斌案或可促生新机构

何家弘

聂树斌案的司法程序已然终结,但是该案还有一些“后事”需要认真处理。首先是国家赔偿问题。对此,我相信有关部门会积极落实,也希望有关各方能很快就赔偿金额达成协议。其次是错案责任追究问题。我同意追究错案责任应该坚持过错责任原则。无论是警察、检察官,还是法官,确属贪赃枉法、徇私枉法、刑讯逼供或有重大过失的,就要追究错案责任,如果只是因为认识偏差而导致错判,则可不追究另外,追究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还要考虑追诉时效的问题不过,追究责任的对象还应该包括那些恶意阻碍纠错的人。对于有些人来说,制造错案可能只是工作或决策的疏忽,但是阻碍纠错却是故意为之而且危害深远。再次是王书金的死刑问题。2013927日,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维持了王书金的死刑判决,并报请最高法院核准死刑。毫无疑问,王书金作恶多端,无论是否认定其强奸杀害康菊花的罪行,法院都可以判其死刑。不过,在聂树斌案的纠错过程中,王书金确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最高法院是否核准死刑,国人拭目以待。最后是康菊花家人的安抚问题。虽然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权利保护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被害人及其家人的权益保护也是不容忽视的。想当初,一审法院判处被告人聂树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及其他费用2000元,康菊花的父亲上诉,但二审法院维持原判。现如今,根据法院的判决,聂树斌不是杀人凶手王书金也不是杀人凶手,康菊花的家人情何以堪!

顺便说,高法二巡的聂案判决中没有评述王书金案与聂案的关系,只是在转述申诉人和诉讼代理人的意见时提到“王某1”的供述。但是众所周知,王书金的供述正是聂树斌案能够启动再审的真正原因。有人认为,聂案的改判与王案无关,因为高法二巡的改判理由就是:原判定罪的主要依据是聂树斌的有罪供述,而聂树斌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所以改判无罪。毋庸讳言(指可以坦率地说),在上个世纪的80-90年代,我国的司法水平较低,办案质量也较低,像聂案这样依据口供定罪的案件并非少数。假如以此为纠正错案的标准,那么我国应该纠正的“错案”恐怕就会成千上万!而且,我相信其中绝大多数案件的判决在事实认定上并无错误。因此,我们需要明确一点:聂树斌案的改判主要还是因为有了《刑事诉讼法》第242规定的“新证据”,即王书金的有罪供述。尽管法院不能仅根据王书金的供述就认定他是强奸杀害康菊花的真凶,但是这个新证据足以构成对聂树斌有罪判决的合理怀疑。至于高法二巡为何在判决书中没有提及王书金案,那也是另有考虑,堪称用心良苦

我曾经说过,聂树斌案最让国人愤慨之处不在于错判,而在于错判纠正之难。它几乎是全方位地揭示了我国错案救济制度的漏洞和弊端例如,错案复查和再审的法定证明标准不够合理和不够明确,错案复查的主体和程序存在自查自纠和暗箱操作。其实,世界各国都有冤错案件,而且冤错案件的发现和纠正都会遇到阻力。让司法机关自查自纠,往往会遭遇推诿拖延,所以一些国家就借助民间力量来推动错案的发现和纠正,例如,美国就有民间的“洗冤中心”推进冤错案件的复查。在聂案的复查纠错过程中,最高法院的一些作法还是值得肯定的,譬如“异地复查”和“民代听证”。现在,我们应该借聂案改判的声势,进一步推进错案救济制度的改良,从“异地复查”转向“异体复查”,或可借鉴英国

在很长时期内,英国刑事案件的申诉主要由内务部负责审查当事人把申诉提交内务部的专门机构,如果后者认为申诉理由成立或者说该案可能是错案,便移交上诉法院再审。由于内务部是警察的主管机关,所以其审查的公正性受到了民众的质疑。1995年,英国国会通过《刑事上诉法》,设立了刑事案件复查委员会Criminal Cases Review Commission),于1997年开始刑事案件申诉的复查工作。该委员会的成员来自民间,但经费来自政府。该委员会有80多名工作人员,包括律师、记者、会计师等。其中有9名专员,其他则是辅助调查人员。每个案件的复查由三名专员组成复查组,一人担任主席听取各方意见并进行必要的调查和听证,然后决定是否把案件提交上诉法院再审。这种半官方的复查体制有效地提升了裁判的公信力

其实,我国的法院和检察院都有“特邀咨询员”或“专家咨询委员”,也有邀请专家学者就一些疑难案件进行论证的传统。笔者就是最高法院的特邀咨询员和最高检察院的专家咨询委员,而且曾应邀去参加过申诉案件的论证。我建议司法机关在上述制度的基础上创建半官方性质的“申诉案件复查委员会”考虑到案件复查与裁判的主体应该分立,这个委员会最好设在检察机关(不同意,应该是独立主体,以免受到干预)

具体来说,在最高检察院和各省市自治区检察院分别设立“申诉案件复查委员会”聘请3060名品行端正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法学教授、执业律师、新闻记者、民众代表为兼职复查委员,再为每个复查委员配备2名助理助理可以由法律院系的研究生以实习的方式担任。针对基层法院和中级法院的判决和裁定的申诉由省级检察院组织复查针对高级法院的判决和裁定的申诉,由最高检察院组织复查。各检察院的申诉部门仍然负责受理申诉、立案审查以及案卷管理等日常工作,但每个申诉案件的正式审查决定要由三名复查委员组成的复查组作出。复查组在每个案件的复查过程中至少举行一次公开的听证会,并享有调查取证权。如果复查组认为该案可能为错案,便提交法院再审,而法院必须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再审。如果复查组认为申诉理由不能成立或者不符合启动再审的条件,应作出驳回申诉的裁定并给出具体的理由当事人对于驳回申诉的裁定享有一次申请复议的权利复查委员会在接到复议申请之后应另外组成三人复查组进行复议。如果复议结果是维持原裁定,则该裁定为终局决定检察院要保障复查委员会的工作条件和经费,包括复查委员及其助理的劳务报酬。最高检察院应制定“申诉案件复查委员会”的工作规则,可以借鉴仲裁委员会的工作模式。总之,复查程序要公平、公正、公开,让民众能亲眼目睹那迟到的正义。

聂树斌案已然成为历史,但是它给国人留下许多“遗产”。其中既有恶性遗产,也有良性遗产。我们应该努力开发其“良性遗产”,使之转化为推进司法改革的正能量。正所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破企老者

热门文章

?  聂案后戏难料:判决书的学问谁懂?

?  聂案追责:又有高官现形!

?  聂案:追责问题研究

http://blogapp.sina.cn/html/share.d.html?articleId=16a2583e50102wmxt&from=groupmessage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