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世纪商人

诚信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日志

 
 

【转载】王书金案庭审记  

2013-06-26 18:4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赵卓《王书金案庭审记》


6月25日早上,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早早拉上警戒线,市民路过也不得通行。早上9点,王书金案要在这里再次开庭。当地的出租司机也都晓得这起轰动全国的“一案两凶”事件。

全国各地赶到现场的报纸、电视台记者有数十人,其中不少提前一两天就赶到邯郸,并向宣传部门登了记,有的还领取了邯郸中院发的压膜的采访证。开庭当天,宣传部门也对每位来访的记者进行包括工作单位、身份证信息、记者证号在内的详细登记,但大部分媒体仍被谢绝入内旁听。

法院方面称,准许参加旁听的有人大代表、学者、律师、新闻媒体记者及当地各界群众二百余人。但旁听证是如何发放的,这些旁听者的资格是如何选出来的,法院并没有进一步解释。

被允许进入法庭的,基本为中央媒体和河北当地党报记者。这也让被阻拦在外的各路媒体记者愤愤不平。在开庭前,九个记者举着手写的牌子“官媒进我们也要进!”戏谑地表达不满。

但法院方面也算开明,并未把媒体完全阻隔在门外,反而开放了二楼接待大厅给记者等候。法院则通过官方微博,对案件进行了有限的直播。让大部分记者无奈的是,大老远跑到邯郸,却只能守在门口刷微博。

记者们守在法院通道,直到中午休庭,旁听人员退场,没有一人肯谈论案情。有女记者拉着旁听人员,但对方板着脸走出法院,不肯说一句话。有记者喊着:“我们代表13亿人问问案情!”也只换来大家一场哄笑而已。

但整个上午的庭审,正如此后网上公布的情况,过程其实也并不复杂。基本是王书金和律师一直在认罪,而检方一直在否定王书金是案件真正的凶犯。

此案一审曾认定王书金三起犯罪事实,因此此次开庭只对王书金提出的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构成重大立功的上诉理由进行审理。而王书金供述的这起案件,作案细节和当年“聂树斌案”多有重合之处,正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按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的说法,1993年到1995年之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只有这么一起强奸杀人案。这起案子是王书金做的,就不可能是聂树斌做的。18年前的“聂树斌案”到底是不是一起冤案,聂树斌是不是被错误地执行死刑,通过这次庭审,包括聂树斌、被害人家属在内,社会各界都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在公众眼里,检方应该是犯罪的追诉机关,为嫌疑人辩护的应该是律师,但此次庭审让大家感到错乱的是,双方的角色似乎反过来了。

法庭上,当被讯问被害人身高时,身高1.72米的王书金供述“比自己矮那么一点点”。检方指出,实际上,被害人尸长1.52米,比王书金矮出20厘米。这类细节都成为检方否认王书金为真凶的证据。

王书金供述的是先掐被害人脖子,后跺胸致被害人当场死亡。检方称,实际上被害人没有骨折,脖子被花衬衣勒着致死。王书金供述是中午2点左右作案,检方称实际案发是下午5点下班时。

 “公诉人员再三强调的是案件细节的问题,我想在法庭上我们的主导思想是,因为从1994年发生的这起凶杀案到今天将近20年的时间,我想作为王书金来说,他作为案件的具体实施者,他能记个大概,我认为这就已经很不错了,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的记忆是逐渐淡化的,而且也会产生一些模糊认识,这事毫无疑问的。但是检查机关所出示的这些东西都是细节问题并不能从根本上认定这起案件不是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代理人朱爱民律师说。

司法毕竟不是一场口水仗,双方都要靠证据说话。让王书金律师意外的是,开庭之前作为检察机关没有提前向法院提供相关卷宗材料,也就是王书金的律师无法根据相关规定提前阅卷,为质证做准备。而检方提供的书证材料,基本都是复印件。

 “检方所移送的这个材料,向法庭出示的这个材料,首先提交的是复印件,当时审判长要求他们说明这个复印件的出处,他们说是省联合调查组,他们从省联合调查组获取的,这是证据来源,但不是原件,作为我们律师来讲,在法庭上无论是刑事诉讼还是民事诉讼,乃至于行政诉讼,要求的是提供证据原件。”朱爱民说。

于是庭审根据王书金律师的请求,休庭,延后审理,由河北省高院向河北省检察院协调调去相关卷宗材料,王书金的律师要求阅卷。
  
备受瞩目的一场官司,居然因为检方证据准备有问题而休庭,也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王书金案庭审记 - 赵卓 - 赵卓的博客
 
聂树斌母亲接受采访
法院门口,聂树斌的母亲依然是焦点。“法庭出示的衣服跟公安机关拿到我家的衣服不是一件衣服。公诉机关有假的内容。”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嗓门特别大,“他出示的是短袖的,当年拿到我家的是长袖的,而且花色不一样,当年是个大朵花的衣服,一朵一朵的,18年过去了,你问我具体颜色我记不住了。我在倒数第三排的地方,文字的证据材料我看不清,但这件衣服我绝对认得出。”
 
作为我本人,我宁可相信聂树斌的母亲,这是她一家人终生的伤痛,我相信她对种种细节会刻骨铭心地记一辈子。但作为一名记者,我不便轻易下结论,更希望看到公诉机关能在下次开庭,拿出更过硬的证据。让这起在中国法治进程中意义重大的案件,其庭审变得更有质量。

媒体人包围着聂树斌的母亲问来问去,有记者也不忍心,说:“让老人家走吧。”张焕枝也实在地说:“我确实累了,最近全国媒体都到我家来,电视台录一个节目就半天,我从早说到晚,送走最后一拨记者都夜里了。我不是讨厌你们媒体,我是说哪里照顾不周到大家理解。我希望大家来报道,把事情真相搞清楚。”
王书金案庭审记 - 赵卓 - 赵卓的博客
 

当地宣传部门工作人员还试图召集记者,说会在中午发放庭审相关材料,但大部分记者都没有选择等候,据说有记者等到中午,却也是空等一场。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